首页>文学资讯>文学评论

周瑄璞:在失败中渴望成功

文章来源:文學陝軍发表时间:2019-01-22

  

  她是周瑄璞。

  《夏日残梦》《我的黑夜比白天多》《疑似爱情》《多湾》……她的人生和她的长篇小说比肩着一个词:精彩。

  她却是谦逊而冷静的。访谈中,我们客观地表述了“著名作家”这样的字眼,被她“划掉了”,我们希望她说些启迪和警醒当代女性的话语,被她机警而有禅意地推让迂回但又着实是给出了真切的答案了。

  对话周瑄璞,采访的小埋伏和小机锋总被她轻轻戳破,又让她不动声色地重新构建。

  她的平静和优雅里,像她的小说叙事,藏着澎湃。她的下一部新著,就在2019年的春天绽放。

  走近周瑄璞——

 

  文学陕军:听说您2019年春天将有新书出版,能不能介绍一下新作的情况?

  周瑄璞:明年春天,十月文艺出版社将出版我继《多湾》之后的下一部长篇小说。新长篇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讲起,通过两位女性从农村走向城市的经历,描写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的现实生活及精神世界。写出了小人物内心的洪流和壮景,呈现普通人不屈不挠的奋斗历程,细数人性内里的卑微和勇敢,记录时光走过的身影,追问人性的能量和欲望到底能行走多远。

  总之,小说由中国城乡生活近四十年的发展与变化为座标,试图揭示人性的复杂、生活的广阔。是一幅中国当代平民生态的绚丽画卷,一曲女性身心喧嚣、最终归于平静的长歌。

  自认为小说名字起得恰切而诗意,是我写作几十年来最为得意的一个书名,所以,请允许我不提前公布,到时给大家一个惊喜。

 

  文学陕军:如果让我们向读者推荐一本值得一读的近年来的长篇佳作,毫无疑问,《多湾》一定会入选。如果请身为作者的您,为《多湾》写一段推荐语,您会怎么写?

  周瑄璞:《多湾》出版三年来,不断被人提起,这是一个写作者最大的欣慰。我的推荐语如下:

  如果用一句话高度概括这部小说,那就是,中国人曾经这样活着。

 

  文学陕军:多年前,拥挤的公交车上有一位文雅的女子,她报着站名,忙碌地售票。她就是您。很多人和您在公交车上擦肩而过,很多面孔上车又下车,很多声音穿过您的耳际,很多人生画面从眼前闪过……后来,您成为了编辑、作家,从被称为“文坛黑马”,到“70后实力派作家”,始终平静如水、静水流深的您,对曾经的“基层生活”,作何回望与感慨?

  周瑄璞:一个人不可能始终平静如水。有时候我们看到的只是表相。

  我也不想简单地说“十分感谢那段时光”“青春无悔”的套话。我只想说,假如时光能够倒流,我愿再回到那时。有一位西方哲人说过,假如每个人都是从八十岁向一岁活而不是从一岁向八十岁活,那么大多数人都会成为圣人。如果重回那段时光,我会用更多的时间去读书,写作,而不是虚度光阴,将时间和精力放在一些无意义的事情上,比如说,不会为一次失恋而花很长时间去痛苦。

  如果,那时候每天——不说每天了,每周两三天总可以吧——坚持写车厢日记的话,现在会是一份非常珍贵鲜活的资料。有人说,我应该将那段生活写成一部小说,我也曾经想过,但需要找一个合适的角度和切入点,而不能落入行业写作的框架限制。为此我不敢轻易动笔。

 

  文学陕军:您是鲁迅文学院第十三届、第二十八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。有种说法,高校中文系培养不了作家,但作家一定要聚到一个班级上上课,互相的“冲撞”与“攀比”,才会激荡出更多优秀的作家。您认同这段坊间之词吗?在鲁迅文学院,您收获了什么?

  周瑄璞:我们一定要更正一个说法,某某人上不了大学也能干出什么什么事业,这当然是一个事实,但毕竟是无奈之举,一个人不受正规的高等教育,毕竟是一个很大的缺憾。我们为何不反过来说,假如他上过正规大学,会比现在干得更好呢?“高校中文系培养不了作家”的说法,是一种酸葡萄心理、阿Q精神,也是当年高考录取率过低,大多数人上不了,只好进入社会这所大学的现实。我就常常想,如果我当初上了正规大学的中文系,可能会学得更系统更扎实,比现在写得更好。

  是的,我两进鲁院。鲁迅文学院除了学到知识,开阔眼界外,还让一个人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与差距,走出那种在本省小有名气的沾沾自喜,从更高一个层面要求自己。当然,还结识了各省的文友,从此祖国处处有朋友。

 

  文学陕军:我很荣幸接到过您的电话,问询我关于编辑记者的“职场”问题。我隐约感到,您是在创作新著,不知道是否方便透露您继《多湾》之后,正在进行或准备进行的创作计划。

  周瑄璞:那天给你打电话,是想咨询一些常识性知识。文学作品虽然故事是虚构,但涉及的细节一定要真实,不能闹出笑话。正在写的一个中篇小说,是《多湾》之后之后的之后了。

 

  文学陕军:作为一名女性作家,毫无疑问,您在三个层面都是佼佼者。一个是您作为女性,个人的奋斗史堪称励志榜样;二是您在事业与家庭的主见和孩子的教育上,堪称学习榜样;三是您的作品在对女性的社会观照和洞见上,极具穿透力,是思维与思想的榜样。可以说,您活成了女人心目中的榜样,男性们尊重与仰望的优秀女性对象。但是,没有悬念的是,社会中很多女性依然生活于时代的挤压、家庭的逼仄中,她们在改变命运的路途中,也呈现出思想上的胆怯,和方向上的模糊,您对此,有什么想启示或警醒她们的?

  周瑄璞:哎呀你上面总结的那三条“成就”外加总述,我觉是在说另一个人,根本不是我。除了有一个比较懂事、相对优秀的女儿外,我其余的人生自感很不足,甚至很失败。我认为,生活是用来自省的,一个人要时时检查自己,还有哪里没有做好。我就经常这样自问。问来问去,觉得自己挺失败的。比如,没有上大学,是人生第一次失败;没有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,是其后的一次又一次失败;现在“年近半百”而无成就,更是一个大大的失败。想起陈忠实老师当年面对五十岁这个年龄关口逼近时产生的恐慌,真是感同身受。

  但一个人,毕竟不能被这些失败压倒而一蹶不振,恰恰应该是在失败感中奋进和挣扎,将自己处于逆境状态,利于头脑清醒,才能有进取的力量。所以我谁也“启示或警醒”不了,因为我也正是时常“呈现出思想上的胆怯”,甚或偶有“方向上的模糊”。就像我们常说的,一个人最大的敌人的自己。超越自己最难。只不过我明白的是,作为一个写作者,人生很多问题谁也帮不了你,只能独自摸索,自己双脚走出迷宫。我只是怀抱着时时袭来的失败感,永远追求成功,像那个推着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。

 

  文学陕军:非常感谢您接受陕西作协文学陕军的访谈,希望接下来我们能有为您举办一场小型读书会或书友见面会的荣幸。

  周瑄璞:那也是我的荣幸,希望是明年春天新书出版之后。毕竟《多湾》已成过去,我要尽早走出。

  作家简介 

  周瑄璞,著有长篇小说《夏日残梦》《我的黑夜比白天多》《疑似爱情》《多湾》,中短篇小说集《曼琴的四月》《骊歌》《故障》《房东》。在《人民文学》《十月》《作家》《芳草》等杂志发表中短篇小说,多篇小说被转载和收入各类年度选本,曾进入年度小说排行榜。获第三届中国女性文学奖,《多湾》入围路遥文学奖、花地文学榜。

书记信箱 陕西省作协
微信公众号
网站地图